云门舞集《稻禾》 售票中

  • 演出时间:2017年11月02日—05日 19;30
  • 演出场馆:国家大剧院歌剧院  
  • 特别提示:微信订票返额2%
  • 配送运费: 同城满300元免运费,不满收10元快递费(微信订票免配送费)
演出场次:
  • 2017-11-02 周四 19:30
  • 2017-11-03 周五 19:30
  • 2017-11-04 周六 19:30
  • 2017-11-05 周日 19:30
您选择了:
待选择 待选择
  • 演出信息
  • 温馨提示
  • 云门舞集

      1973年由林怀民创立,是台湾第一个职业舞团,也是华语社会的第一个当代舞团。40年来,云门的舞台上呈现160多出舞作。云门舞码丰富精良;多出舞作因受欢迎,一再上演,而成为台湾社会两三代人的共同记忆。
      云门也经常应邀赴海外演出,是国际重要艺术节的常客。舞团在台湾及欧美亚澳两百多个舞台上,演出超过两千场,以独特的创意,精湛的舞技,获得各地观众与舞评家的热烈赞赏。
      1998年,成立云门舞集舞蹈教室,推动不追求技巧的生活律动课程。1999年成立“云门舞集2”,培养年轻编舞家,深入乡镇及校园,为学生和普罗观众演出。2003年,云门成立30周年,台北市政府将云门办公室所在地定名为“云门巷”,肯定并感谢云门舞集三十年来为台北带来的感动与荣耀。

    《稻禾》主创

    构想 / 编舞:林怀民

    音乐: 客家山歌 梁春美 石井真木 贝里尼 圣桑 史特劳斯

    舞台设计:林克华

    灯光设计:李琬玲

    影像设计:王奕盛

    影像摄影:张皓然

    服装设计 / 制作:安郁茜 黄莉婷 实践大学服装设计系

    林怀民创作助理:梁春美

    委托创作:柯文昌

    首演:2013年11月22日(台北国家戏剧院)


    「稻禾」舞评

    「稻禾」灵敏的结合了人与自然,东方与西方,死亡与重生,极端感人…是林怀民的大地颂歌。

    伦敦  卫报

    林怀民舞作及云门舞集演出的独特之处,在于他们打破了西方对舞台时间的期待。

    他能缓缓建构图像,精密展开表述,舞作彷佛在另一个平行时空进行。

    云门舞者对身体的高度掌控,有如超人。

    伦敦  泰晤士报

    炽热的台湾节奏,感官的视觉盛宴。

    舞蹈搭配以水稻生长展现自然变貌的地景投影,祥和宁静,却又强烈起伏,

    令人赞叹不已。不断变换的图像与舞台上的动态交融呈现天人合一的境界。

    德国  德勒斯登新闻

    如假包换的光合作用。在「稻禾」里,云门带领着观众穿越生命的轮转。

    令人屏息的影像,颤动的身体,迫使你沉淀,安静,思索关于地球的复苏。

    英国  巴哈网站


    池上.稻米

    文/林怀民

    我有「稻米情节」。七○年代的「薪传」徒手「插秧」。九○年代的「流浪者之歌」真米登场。远兜远转,云门四十岁,我竟然又回到稻田。

    我在嘉义新港故乡渡过童年。短短的街道之外,就是嘉南平原。天气好的时候,会看到稻禾翻动的尽头耸立着新高山。玉山,日据时代叫新高山。我也看到农友终年忙累。烈日下布秧,除草,踩水车。收割后,稻谷铺满厝前埕仔,在太阳下晒干。因为熟悉,稻米很容易挑动我。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

    过去农村支撑起经济生产、人情网络,更内化了谦卑有情、敬天爱土等素质。但是,台湾农村今日面临农地流失、农地废耕、农地改成建地、粮食自给率下降、生态灾难等巨大的挑战。

    我们需要提出新时代的,前瞻性的国土规划。农村代表人跟土地,跟大自然的和谐互动,是城市人精神的窗口,要护住,不能让水泥高楼无限制地蔓延,扼阻了我们的呼吸。

    池上让我看到台湾人的进步

    我是城市人,对农村和农民有固定印象。虽然也从媒体读过新农民的报导,池上朋友让我真正看到台湾农民的进步。

    因为筹备「稻禾」,我们选上池上稻米达人叶云忠先生的田,请电影摄影家张皓然蹲点摄录稻米的一生。锦园村村长李文源说:「你选这块田,是因为我们没有电线杆,对不对?」台电要在田里架设电线杆,李村长率村民抗争,让电线走地下,造就了几十公顷,浩瀚无瑕的稻海,李村长引以为傲。农民除了要工作方便,还要求美!池上那么干净,跟印象中「古代」的农村不一样。

    叶先生夫妇请云门同仁吃饭。走上二楼就看到超大幅的米勒「拾穗」复制画布满客厅墙面。我一惊,又想,画作主题切合叶家农耕生活,不意外。一转身,却见梵谷「星空下的咖啡店」矗立对墙。阁楼一条长桌,是叶太太美锜女士写字的地方。书法作品像晾衣服一样地吊满几条铁丝。事实上,很多池上人都写字。耕读人家,池上农友就是。

    花东纵谷里的池上,土地肥沃,和风习习,日夜温差大,是好稻米的温床。日据时代,池上农民被命令年年上缴稻米,贡呈东京皇室。「皇帝米」之名享誉全台,许多外地的便当也跟着冒称「池上便当」。五十年代,池上跟随时代风气,洒用农药,声誉、米价大跌。九十年代,年轻乡民推动有机耕种,与土地和解,恢复「皇帝米」的美誉,也通过欧盟的严格认证,打进欧洲市场。

    一位老先生骄傲地告诉我:「我们是科学种田。要讲习,要填表格,每天要读资料,很忙。」

   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,云门舞者到池上体验割稻,为「稻禾」的创作做准备。长时间的弯腰,脊椎比想象中的痛。抱稻穗的满足,比想象中还快乐。指导我们的张天助先生,风趣地示范,鼓励,让大家笑声连连。他自己说,本来个性腼腆,到台北上了卡内基训练课程后,沟通能力大增,生活愉快很多。

    农友的视野,谈吐和自信大大颠覆刻板的农民印象。不变的是他们的勤朴和诚恳。池上朋友让我看到台湾农村的新发展。他们使我尊重,同时使我汗颜。住在城市的我们拥有很多资源,可是我们是不是比他们更勤奋?乡村农民有了巨大的进步,作为都会艺术工作者的我们,如何开拓视野,提升质量是必须长期面对,思考的课题。

    云门四十周年纪念舞作「稻禾」

    「稻禾」是很难的创作,因为太熟悉,或者你以为太熟悉。

    我不想回去走「薪传」那类写实的路,那要怎么跳?最后,我想,可不可以就讲阳光、泥土、风和水,花粉和谷实,以及稻米的生命轮回?收割之后,延火烧田。春天到临,犁翻焦土,重新灌水,薄薄的水上倒映舒卷的云影。稻田四季如此,人生如是。这样想着,我终于可以动手编作。社会苦闷的时节,我希望能把池上的明亮美好,透过舞蹈带给观众。

    李村长说,他不喜欢台北,「每个人走路像跑步!」云门动不动就上飞机,到世界大城演出,李村长一定觉得我们是疯子。二○一三,云门四十,我们把演出的重心挪回台湾,台北、台中、高雄、台南之外,也到花莲、台东、苗栗、南投、员林这些不曾经常访演的城镇,跟乡亲见面。那年十一月,我们在收割后的池上田间铺上地板,稻浪作背景,演出「薪传」中的「渡海」和「稻禾」选段,向给我们感召,给我们协助的池上友人致意。演完后,走在池上街头,人人都笑裂了嘴,说好看,说云门要年年到池上。

    台湾演出后,「稻禾」去了巴黎、伦敦、德勒斯登、纽约、洛杉矶、旧金山、华盛顿、莫斯科、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首尔等几十个大城演出。西方观众不熟悉稻耕文化,却也感动落泪。原来,对农村,对人与大自然有机的互动是普世的乡愁。

    我想,尊重土地,安顿了土地的有机呼吸,二十一世纪的人心才能跟着安定下来吧。


    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参演剧目 云门舞集《稻禾》 Cloud Gate Dance Theatre:Rice


    林怀民

    1947年出生于台湾嘉义,曾是60-70年代台北文坛瞩目的作家;他先后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和美国爱荷华大学英文系,旅美期间开始学习现代舞。1973年,林怀民创立台湾第一个职业舞团——云门舞集,并在随后的四十余年中创作出《白蛇传》《薪传》《我的乡愁我的歌》《九歌》《家族合唱》《流浪者之歌》《水月》《竹梦》《行草》《松烟》《狂草》《稻禾》等经典作品。他从亚洲传统文化与美学汲取灵感,创作充满当代意识的作品,获得国际舞坛的推崇。继玛莎?格莱姆、默斯?坎宁汉、皮娜?鲍什之后,美国舞蹈节于2013年向林怀民颁发“终身成就奖”,称赞他“对舞蹈无惧无畏的热忱,使他成为当代最富活力与创意的编舞家之一。他辉煌的作品不断突破藩篱,重新界定舞蹈艺术。”


    林怀民的大地之歌
    2013年,云门舞集四十周年,林怀民以新作《稻禾》,向孕育云门的台湾土地及人民致敬。
    台东池上是《稻禾》的发源地。位于台湾东海岸的池上,群山环绕,水源丰富,和风不断,日夜温差大,是稻米生长的温床。日据时代,池上米奉命年年进贡东京日本皇室,因而有“皇帝米”的美誉。50年代,因为使用化学肥料,池上米身价大跌。90年代后,居民积极推动有机耕作,种出了营销欧盟国家的高级米。近年更因一望无际的稻田风光,成为热门的旅游景点。
    池上气魄万千的稻浪与居民坚定的环保意识,深深撼动林怀民。他带着舞者远赴池上,跟农友一起挥汗收割稻米,为新作暖身,也把《稻禾》的预演搬到池上田间,让舞者在绵延的金黄稻穗环抱中起舞。三天的演出,时而烈日当空,时而大雨倾盆。然而,池上乡亲以及来自台湾各地与海外的观众全力护持。每场两千观众顶着骄阳,或穿着雨衣屏息观赏,掌声撼动四野。


    云门在台东池上稻田演出摄影:刘振祥


    摄影家张皓然以两年的时间,多次到池上驻点,记录一方稻田的生命周期:从初秧,结穗,收割,焚田,到春水重新灌满田地。影像设计王奕盛,将这些美丽非凡的影像以全景和特写交织投射在天幕与地板上,营造出夺人魂魄的舞蹈空间。王奕盛因《稻禾》获得2014年英国剧场影像设计的最大奖“光明骑士奖”(Knight of Illumination 2014)。辽远而稳定的台湾客家古调,西方歌剧高昂的咏叹调,池上在地录制的稻浪风涛,雷鸣雨声,共同成就了《稻禾》的音乐环境。林怀民说,种田的故事池上的朋友已经说得很好,《稻禾》不走写实路线。他以泥土、花粉、榖实、风、水、火这些自然界的因素为题起舞,诉说稻米的生命周期,也委婉喻示人生。


    摄影:刘振祥


    伦敦泰晤士报说:“林怀民舞作与云门的演出风格独特非凡,他们总能打破西方人对舞台时间的期待。他缓缓建构舞姿,细密展开舞句,舞作彷佛在另一个平行时空进行。舞者对身体的高度掌控,有如超人。”


    摄影:Gia To


    舞者:黃珮华、蔡铭元摄影:刘振祥


    在《稻禾》中,云门舞者以多年修习内家拳与太极导引的身法呈现当代舞步。舞作以女舞者弯腰跺地的劳动身形破题。《花粉II》一段,一对男女舞者绿色稻浪投影纹身,昆虫般交缠起舞。在《火》的章节,烈火焚田的影像铺天盖地,男舞者持棍械斗,劈打舞台,彷佛象征人类对地球的无情破坏。在终结的篇章,女舞者在焦土冒烟的景观中,如牛负犁,沉重移步,重新引水入田,温馨的客家歌谣催出田水倒映蓝天白云的影像,为观众带来了洗涤的静谧。
    2013年11月22日,《稻禾》在台北戏剧院世界首演,并于两厅院艺文广场及台湾七个县市文化中心,同步进行实况转播。演出结束,林怀民率领舞者到广场上,向席地而坐的两万观众致谢,并邀请大家合力展开“风调雨顺”、“国泰民安”两幅巨型红色布幔,为台湾祈福。
    2014年起,《稻禾》展开全球巡演,包括纽约、华盛顿、洛杉矶、旧金山、巴黎、里昂、伦敦、莫斯科、香港、新加坡、德累斯顿等大城的观众每每在舞作终结时起立喝采。

    舞者:李宗轩、余建宏摄影:刘振祥


    主创:
    构想/编舞 林怀民
    音乐:客家山歌、梁春美、石井真木、贝里尼、圣桑、施特劳斯
    舞台设计:林克华
    灯光设计:李琬玲
    影像设计:王奕盛
    影像摄影:张皓然
    服装设计/制作:安郁茜、黄莉婷、实践大学服装设计系
    林怀民创作助理:梁春美
    委托创作:柯文昌
     
    国际剧院联合制作
    台湾两厅院表演艺术中心
    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
    香港新视野艺术节
    英国伦敦沙德勒之井剧院
    德国德勒斯登欧盟艺术中心
    法国巴黎市立剧院

    稻禾舞评
    《稻禾》灵敏的结合了人与自然,东方与西方,死亡与重生,极端感人…是林怀民的大地颂歌。

    ——伦敦《卫报》 

     
    林怀民舞作及云门舞集演出的独特之处,在于他们打破了西方对舞台时间的期待。
    他能缓缓建构图像,精密展开表述,舞作彷佛在另一个平行时空进行。
    云门舞者对身体的高度掌控,有如超人。

    ——伦敦《泰晤士报》

     
    炽热的台湾节奏,感官的视觉盛宴。
    舞蹈搭配以水稻生长展现自然变貌的地景投影,祥和宁静,却又强烈起伏,
    令人赞叹不已。不断变换的图像与舞台上的动态交融呈现天人合一的境界。

    ——德国德勒斯登新闻报

     
    如假包换的光合作用。在《稻禾》里,云门带领着观众穿越生命的轮转。
    令人屏息的影像,颤动的身体,迫使你沉淀,安静,思索关于地球的复苏。

    ——英国巴哈网站

    林怀民云门舞集创办人暨艺术总监

      2009年,林怀民获欧洲舞动国际舞蹈大奖颁赠“终身成就奖”,评审团赞誉他是“创新舞蹈的先驱,与乔治?巴兰钦、威廉·弗塞斯、莫里斯·贝雅等二十世纪独创性的编舞大师同层级的艺术家。”
      2013年7月,林怀民继玛莎·格莱姆、默斯·堪宁汉、皮娜·鲍希之后,获颁美国舞蹈节“终身成就奖”,表扬他因“对舞蹈无惧无畏的热忱,使他成为当代最富活力与创意的编舞家之一。他辉煌的作品不断突破藩篱,重新界定舞蹈艺术。”同年4月,国际剧场组织邀请林怀民在巴黎举办的“国际舞蹈日”庆祝活动中,代表全球舞蹈人士发表舞蹈日献词。
      林怀民出生于台湾嘉义,是六、七十年代台北文坛瞩目的作家,22岁就出版了两本小说。1972年,林怀民自美国爱荷华大学英文系小说创作班毕业,获艺术硕士学位。旅美期间,在爱荷华大学与纽约学习现代舞。
      1973年,林怀民创办云门舞集;1983年,创办台北艺术大学舞蹈系;1999年创立云门2。两个舞团巡演国际,获得热烈好评。他编作了87支舞蹈,包括26出长篇舞作。林怀民经常从亚洲传统文化与美学汲取灵感,创作充满当代意识的舞作。欧洲舞蹈杂志赞誉:“云门之舞举世无双。它呈现独特、成熟的中国编舞语言。这项亚洲舞蹈进化的重要性,绝不亚于威廉·弗塞斯的法兰克福芭蕾舞团对欧洲古典芭蕾的影响。”
      林怀民获奖无数,包括台北艺术大学、台湾大学、中正大学、交通大学、政治大学与香港浸会大学的荣誉博士,有“亚洲诺贝尔奖”之称的麦格塞塞奖、美国洛克?斐勒三世奖、法国里昂国际舞蹈节“最佳编导”、法国骑士文艺特殊贡献二级勋章、国际表演艺术协会卓越艺术家奖,以及《时代》杂志“亚洲英雄人物”。
      以他为主题的电视纪录片包括《台湾人物志──林怀民》(Discovery频道)、《人间行脚──林怀民的故事》(英国Opus Arte),以及《林怀民──在不同世界的交界》(欧洲公视ARTE/德国公视ZDF)。2000年起,林怀民担任“新舞台·新舞风”艺术总监,邀请国际杰出的当代舞蹈家到台北演出。
      2012年,应劳力士基金会邀请,林怀民担任第六届“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”舞蹈类导师,在2012年至2013年度,指导全球遴选岀来的巴西年轻编舞家爱德华多·福岛。2015年,获颁“蔡万才台湾贡献奖”。


    池上.稻米
    文/林怀民
    我有“稻米情节”。七零年代的《薪传》徒手“插秧”。九零年代的《流浪者之歌》真米登场。远兜远转,云门四十岁,我竟然又回到稻田。
    我在嘉义新港故乡渡过童年。短短的街道之外,就是嘉南平原。天气好的时候,会看到稻禾翻动的尽头耸立着新高山。玉山,日据时代叫新高山。我也看到农友终年忙累。烈日下布秧,除草,踩水车。收割后,稻谷铺满厝前埕仔,在太阳下晒干。因为熟悉,稻米很容易挑动我。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
    过去农村支撑起经济生产、人情网络,更内化了谦卑有情、敬天爱土等素质。但是,台湾农村今日面临农地流失、农地废耕、农地改成建地、粮食自给率下降、生态灾难等巨大的挑战。
    我们需要提出新时代的,前瞻性的国土规划。农村代表人跟土地,跟大自然的和谐互动,是城市人精神的窗口,要护住,不能让水泥高楼无限制地蔓延,扼阻了我们的呼吸。

    池上让我看到台湾人的进步

    我是城市人,对农村和农民有固定印象。虽然也从媒体读过新农民的报导,池上朋友让我真正看到台湾农民的进步。
    因为筹备《稻禾》,我们选上池上稻米达人叶云忠先生的田,请电影摄影家张皓然蹲点摄录稻米的一生。锦园村村长李文源说:“你选这块田,是因为我们没有电线杆,对不对?”台电要在田里架设电线杆,李村长率村民抗争,让电线走地下,造就了几十公顷,浩瀚无瑕的稻海,李村长引以为傲。农民除了要工作方便,还要求美!池上那么干净,跟印象中“古代”的农村不一样。
    叶先生夫妇请云门同仁吃饭。走上二楼就看到超大幅的米勒《拾穗》复制画布满客厅墙面。我一惊,又想,画作主题切合叶家农耕生活,不意外。一转身,却见梵高《星空下的咖啡店》矗立对墙。阁楼一条长桌,是叶太太美锜女士写字的地方。书法作品像晾衣服一样地吊满几条铁丝。事实上,很多池上人都写字。耕读人家,池上农友就是。
    花东纵谷里的池上,土地肥沃,和风习习,日夜温差大,是好稻米的温床。日据时代,池上农民被命令年年上缴稻米,贡呈东京皇室。“皇帝米”之名享誉全台,许多外地的便当也跟着冒称“池上便当”。五十年代,池上跟随时代风气,洒用农药,声誉、米价大跌。九十年代,年轻乡民推动有机耕种,与土地和解,恢复“皇帝米”的美誉,也通过欧盟的严格认证,打进欧洲市场。
    一位老先生骄傲地告诉我:“我们是科学种田。要讲习,要填表格,每天要读资料,很忙。”
   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,云门舞者到池上体验割稻,为《稻禾》的创作做准备。长时间的弯腰,脊椎比想象中的痛。抱稻穗的满足,比想象中还快乐。指导我们的张天助先生,风趣地示范,鼓励,让大家笑声连连。他自己说,本来个性腼腆,到台北上了卡内基训练课程后,沟通能力大增,生活愉快很多。
    农友的视野,谈吐和自信大大颠覆刻板的农民印象。不变的是他们的勤朴和诚恳。池上朋友让我看到台湾农村的新发展。他们使我尊重,同时使我汗颜。住在城市的我们拥有很多资源,可是我们是不是比他们更勤奋?乡村农民有了巨大的进步,作为都会艺术工作者的我们,如何开拓视野,提升质量是必须长期面对,思考的课题。

    云门四十周年纪念舞作「稻禾」

    《稻禾》是很难的创作,因为太熟悉,或者你以为太熟悉。
    我不想回去走《薪传》那类写实的路,那要怎么跳?最后,我想,可不可以就讲阳光、泥土、风和水,花粉和谷实,以及稻米的生命轮回?收割之后,延火烧田。春天到临,犁翻焦土,重新灌水,薄薄的水上倒映舒卷的云影。稻田四季如此,人生如是。这样想着,我终于可以动手编作。社会苦闷的时节,我希望能把池上的明亮美好,透过舞蹈带给观众。
    李村长说,他不喜欢台北,“每个人走路像跑步!”云门动不动就上飞机,到世界大城演出,李村长一定觉得我们是疯子。二〇一三,云门四十,我们把演出的重心挪回台湾,台北、台中、高雄、台南之外,也到花莲、台东、苗栗、南投、员林这些不曾经常访演的城镇,跟乡亲见面。那年十一月,我们在收割后的池上田间铺上地板,稻浪作背景,演出《薪传》中的《渡海》和《稻禾》选段,向给我们感召,给我们协助的池上友人致意。演完后,走在池上街头,人人都笑裂了嘴,说好看,说云门要年年到池上。
    台湾演出后,《稻禾》去了巴黎、伦敦、德累斯顿、纽约、洛杉矶、旧金山、华盛顿、莫斯科、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首尔等几十个大城演出。西方观众不熟悉稻耕文化,却也感动落泪。原来,对农村,对人与大自然有机的互动是普世的乡愁。
    我想,尊重土地,安顿了土地的有机呼吸,二十一世纪的人心才能跟着安定下来吧。

    云门舞集

      1973年由林怀民创立,是台湾第一个职业舞团,也是华语社会的第一个当代舞团。40年来,云门的舞台上呈现160多出舞作。云门舞码丰富精良;多出舞作因受欢迎,一再上演,而成为台湾社会两三代人的共同记忆。
      云门也经常应邀赴海外演出,是国际重要艺术节的常客。舞团在台湾及欧美亚澳两百多个舞台上,演出超过两千场,以独特的创意,精湛的舞技,获得各地观众与舞评家的热烈赞赏。
      1998年,成立云门舞集舞蹈教室,推动不追求技巧的生活律动课程。1999年成立“云门舞集2”,培养年轻编舞家,深入乡镇及校园,为学生和普罗观众演出。2003年,云门成立30周年,台北市政府将云门办公室所在地定名为“云门巷”,肯定并感谢云门舞集三十年来为台北带来的感动与荣耀。


     
  • 1.北京五环以内区域订票满300元起免费送票,票款不足300元加收10元配送费;五环外区域建议您通过网银支付票款,为您安排到付。

    2.其它省市配送费用采用EMS邮寄,加收20元EMS费用。

    3.因演出票品具有特殊时效性,演出开始前三天的票品需先付款,否则不接受送票上门服务。

    4.演出票是联网实时出票的,订单经过电话确认后无法更换和退票。


Copyright© 2002-2017 北京恒通利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9youxi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证030009号-2     



即扫 即订 即返